ag娱乐官网|优惠
欢迎访问网赌ag被黑怎么办|平台! 咨询热线:010-82870121
经典案例Case Study 首页>律师手记
一、工程类

【案情介绍】

  开发商甲公司将某住宅工程发包给施工单位乙公司施工,工程竣工后,双方发生工程款纠纷,甲公司不支付工程款,乙公司以甲公司为被告诉至法院,其中的诉求之一是要求甲公司支付工程款以及逾期支付工程款利息。

【分析处理】

  施工资料是建设工程竣工验收备案时,建设单位按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要求提交的书面材料,其目的在于证明施工程序合法,质量已经检验合格。《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遇到此类纠纷时,可通过提起违约之诉或损害赔偿之诉的方式实现权利救济。

【案情介绍】

  原告甲公司向法院起诉称,建设单位丙公司将某绿化工程发包给被告乙公司。此后,被告乙公司将该工程中的一部分分包给原告甲公司,双方签订《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合同书》,约定由甲公司实际施工,乙公司收取8%的管理费和2%的所得税。合同签订后,原告甲公司施工了部分工程,2013年6月份原被告协商同意原告退出施工,双方对已完工程量进行了清点,并办理了工程验收交接,同时进行了工程割算。但被告未支付价款。请求判令:被告乙公司支付原告甲公司工程款XX万元。被告乙公司辩称,双方签订的解除合同协议书中约定了双方结算后按照建设单位丙公司向被告乙公司支付工程款的进度和比例支付,现在建设单位未结算完毕,不具备向原告甲公司支付工程款的条件。

【分析处理】

  实际施工人或转(分)包单位与合同相对方约定“以建设单位审计结果为准”或者“按照建设单位付款进度支付工程款”的,审判实务中对该类约定如何认定呢? 通常情况下,合同双方作出的上述约定并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该约定合法有效,且根据当事人意思自治的法律原则,通常应当要求当事人依照约定履行。该种约定系承包人为减少自身的资金压力,向实际施工人或转(分)包人转移风险的一种条款。该类约定系附加了一定的条件,但约定所附加的条件仅仅是约束工程款支付的期限和进度、比例等,属于合同履行阶段,而不涉及效力问题,因而该约定在法律性质上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五第及第四十六条规定的附生效条件或附生效期限的合同,而应认定为附履行期限和附履行条件的合同条款,如该条款所设的条件或期限未达成或未届满,并不能否定承包人与实际施工人或转(分)包单位之间存在工程欠款的债权债务实体权利,条款本身的效力一般不受影响。

  此类约定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较为常见,但是,当建设单位长期不对工程造价进行结算时,会导致实际施工人或分包单位亦长期无法收到工程款,其向合同相对方索要工程款时,会以建设单位未结算或未付款为由被拒。审判实务中常见的与此相关的拖延结算事由通常有需要由政府机关或关联单位主导审计结算、建设单位将工程自行分包以及由承包人另行转(分)包的工程因管理混乱工程资料不齐全或各分包单位相互牵制导致难以结算等等,其中既可能有主观恶意拖延的因素,也可能有受客观条件限制的原因。但对于实际施工人或分包单位而言,不论拖延结算的原因为何,其投入资金建造了工程后,长期收不回资金,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以及工人追讨欠薪压力等,多数会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在处理该类纠纷时,对于该类约定,一方面会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对于当事人自由自愿签订的合同条款效力依法予以认定,另一方面对于该类条款合法有效时会进一步对于该约定的付款条件或期限是否成就或届满进行实质性审查。审查的关键问题之一就在于对建设单位长期未结算或未付款的原因进行认定。如若查明建设单位存在恶意拖延导致长期未进行审计或结算及付款的,承包人亦不积极主张的,此时,继续坚持适用转(分)包合同中约定的按照建设单位付款进度或比例进行付款,对于实际施工人或分包单位明显不公平,可以不再按照合同约定的上述条件作为付款条件,或参照合同法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规定,视为双方约定的合同履行过程中的付款条件已成就,判令承包人立即向实际施工人或分包单位支付欠付的工程款。如果查明建设单位有正当理由并非无故恶意拖延审计结算及付款的,原则上,仍然应当按照双方约定作为付款条件。在举证责任分配上,对于建设单位长期未审计结算的情形,如若建设单位系案件当事人之一,则应当由建设单位举证证明其长期未审计结算的原因;如若建设单位不是案件当事人的,则由实际施工人或分包人的合同相对方——承包人来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对于法律规定当事人因客观原因等难以自行收集的证据,必要时,当事人也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申请法院向建设单位调查取证。

  
二、工伤类

【案情介绍】

  甲公司系XXX公司厂房工程的承包人,其以《油漆承揽合同》的形式将油漆工程分包给自然人XXX,约定XXX所雇人员应当接受甲公司管理。XXX又将部分油漆工程转包给自然人李某,李某招用王某进行油漆施工。李某某和王某某均无用工主体资格,也无承揽油漆工程的相应资质。张某在进行油漆施工中不慎受伤。XX月X日,XXX劳动仲裁委员会裁决确定张某与甲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但该裁决书未送达甲公司。XX月X日,张某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提交了劳动仲裁裁决书。XXX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立案审查后,认为某受伤符合工伤认定条件,且甲公司经告知,未就张某所受伤害是否应被认定为工伤进行举证。XXX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遂于XXX年X月X日认定张某受伤为工伤。甲公司不服,经复议未果,遂起诉请求撤销XX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工伤认定。

【分析处理】

  根据劳社部发〔2005〕12号《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本案中,甲公司作为建筑施工单位将油漆工程发包给无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李某,约定李某所雇用的人员应服从甲公司管理。后李某又将部分油漆工程再发包给王某,并由王某招用了上诉人张某进行油漆施工。XX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据上述规定及事实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具有劳动关系的理由成立。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张某在甲公司承建的厂房建设项目中进行油漆施工不慎受到事故伤害,属于工伤认定范围。

【案情介绍】

  原告甲系原XX中学教师,XXX年X月X日上午,甲被石涧小学安排到乙小学听课,中午在某区就餐。因XX中学及原告居住地到乙小学无直达公交车,原告采取骑摩托车、坐公交车、步行相结合方式往返。下午15时40分左右,XX中学李某、王某、谢某等开车经过小林路时,发现甲骑摩托车摔倒在距离乙小学约二三百米的水泥路旁,随即送往医院抢救治疗。12月27日,原告所在单位就何培祥的此次伤害事故向XXX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后因故撤回。XX年X月,原告就此次事故伤害直接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经历了二次工伤认定,二次复议,二次诉讼后,被告于XXX年X月X日作出《职工工伤认定》,认定:甲所受机动车事故伤害虽发生在上下班的合理路线上,但不是在上下班的合理时间内,不属于上下班途中,不认定为工伤。原告不服,向XX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复议机关作出复议决定,维持了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之后,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

【分析处理】

  上下班途中的“合理时间”与“合理路线”,是两种相互联系的认定属于上下班途中受机动车事故伤害情形的必不可少的时空概念,不应割裂开来。结合本案,甲在上午听课及中午就餐结束后返校的途中骑摩托车摔伤,其返校上班目的明确,应认定为合理时间。故应认定为工伤。

Copyright(C)www.bjry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海淀区彩和坊路11号华一控股大厦六层(100080) 京ICP备12045553号